默玖

病中休学

Cygne noir

参本文解禁



【序章】

  公主消失的第二年,永夜森林里住进了一位魔女——凯莉。

  她有着和公主相仿的容貌,却是不同的气质。


  公主的纯真善良、活泼可爱她半分都没有;她狂妄虚荣、恶毒又恶劣。


  可这并不代表她和公主除却相貌完全没有相同点。恰恰相反,凯莉和公主有个地方出奇的相似——那便是骄傲。


  骨子里如出一辙的骄傲。


  于是乎,流言四起。有人说是魔女杀死了公主夺走了公主的容貌;有人猜测是公主用容貌和魔女做了见不得人的交易;也有的说公主……


  甚至有人扬言要来杀掉魔女为公主报仇什么的。


  “真是太过分了!凯莉你看,这些家伙太过分了!写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金不满的把手中的书摊到事件的主人公——魔女凯莉面前。


  “安静点,金。”凯莉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然后继续修剪着自己保养了很久的指甲。心里盘算着这笔账该如何跟那群爱嚼舌根的家伙清算。


  听到凯莉的话之后,金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只是表情里依旧写满了不开心。


  凯莉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而揉了揉金的发顶:“是啊,他们太过分了……”所以他们会受到惩罚的。


【Ⅰ】

  公主消失了,她已经死去了。她是被自己愚蠢的天真和善良杀死的。


  公主死去之日,魔女得以存活。


  从此世上再无公主,只有一位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魔女。

  魔女不会善良、不知仁慈,她喜欢拿人类丑陋的劣根性取乐,让他们自食恶果。


  她热衷于戏耍老鼠的捕猎游戏,看他们挣扎着的扭曲而卑贱嘴脸,并不时丢出一点所谓的“希望”,观察他们眼中燃起的火种,继而打翻他们的一切妄想,欣赏那眸中光华悄然熄灭的瞬间。


  既然如此,那么凯莉为什么会收留金呢?没有人知道答案,也无法用常理去推测。不过凯莉毕竟是魔女,而魔女是不需要愚昧的世人理解的,不是吗?


  “呐呐,凯莉你为什么会收留我啊?”金不止一次这样问道。


  凯莉总是笑笑,含糊其辞道:“大概是因为有趣吧。”


【Ⅱ】

  为什么会收留金呢?


  凯莉也曾思考过这个问题。


  但答案始终只有一个——因为有趣。


  因为真的很有趣。


  那个孩子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他的天真和善良曾让凯莉嗤之以鼻,但所幸他的天真善良并不愚蠢。他是个很聪明的孩子。


  这真的很难得。


  虽然这依旧不足以成为凯莉收留他的理由。


  但总比虚无缥缈到令人发笑的一见钟情要靠谱的多。


  至于收留他最重要的是原因大概是因为凯莉曾窥见过金的“影”吧。金就像个小太阳,明亮的几乎让生活在灰色领域的凯莉无法直视。可光芒越耀眼,影就愈黑暗。


  这是亘古不变的事实。


  所以她很好奇,金的善良还能存在多久?“影”又会在何时占据那具躯壳?


  不过如果“影”真的占据了那具躯体,游戏应该就会结束了,而“金”大概也会被凯莉抛弃吧。


  凯莉一向如此。


【Ⅲ】

  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害怕凯莉呢?金不止一次思考着这个问题,却始终无法得到答案。


  明明凯莉是个很温柔的人啊!金对此很是愤愤不平。


  凯莉从不会去欺凌弱小的动物;凯莉会做很好吃的甜品;凯莉唱歌也很动听;凯莉从来没对自己下过手,甚至不曾对自己说过狠话;就算有时候会流露出嫌弃的表情,但还是没有把他赶出去。


  而且凯莉很漂亮,如同精致而易碎的瓷娃娃,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就像是童话插图中的公主或是某个贵族小姐一样。


  所以为什么要害怕凯莉呢?


  凯莉可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姐姐之外对自己最好的人了!


  金这样想着,渐渐沉入了梦中。


  在半梦半醒的罅隙间,他仿佛听到了一声夹着怜悯的嗤笑。


  那是令人不爽而又高高在上的嘲笑。


【Ⅳ】

  “呵,my fool,大概这个世上只有你会抱有这种想法了。”我忍不住笑道。


  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金”,也是那个魔女口中的“影”;在他还记得我的时候,最喜欢称我为“Black”。


  是的,金曾经是记得我,我们是兄弟,也是朋友——是最好的朋友。


  可惜现在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因为他的姐姐、当然,也是我的姐姐——秋。是她亲手将我们两个分开了。


  他大概无法想象自己温柔强大的姐姐会亲手封印他最好的朋友吧。


  不过无所谓了,毕竟秋姐并没有将我彻底抹杀掉。我还是能得知外界的情况的,只不过暂时无法插手罢了。


  不过my fool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刚逃离了因失去了秋姐而变得无聊又危险的贵族生活,转眼又跌进了魔女的领域。


  还好魔女并没有打算直接杀死他,不然事情就会变得麻烦起来了。


  “她只是在利用你啊,为了榨取你身上的秘密并以此为乐而已,my fool……”


  明知道my fool听不到我的声音,但我还是忍不住吐槽道。作为一个利益至上主义者,这点真的是不合格啊……


  不过大概也只有my fool的事会让我看起来有些幼稚吧。

  这种感觉还不算太糟。


【Ⅴ】

  金和凯莉日复一日的在魔女的木屋里生活着。还好有金,日子倒也算不得无聊。


  直到有一天一位海盗头子造访了这片森林。


【Ⅵ】

  凯莉是个魔女,一个真真正正的魔女。


  她比任何人都要像一个魔女——她残忍恶劣拥有强大的魔法,她会做出常人眼中罪大恶极的事情来。


  比如杀死自己的哥哥、一个国家的王;她会去附近的村庄施下恶毒的诅咒;她还会因为无聊而对某位公主施下魔法,只为看看会不会真的有王子愿意舍命来救她……


  诸如此类,劣迹斑斑。


  然而,她又比任何人都不像魔女——她没有尖尖的帽子;没有漆黑的斗篷;不会炼制奇奇怪怪的药剂也不像某些故事中的魔女那么善良。


  可这就是凯莉——一位魔女——一位曾是公主的魔女。


  也许是身为王族,血管中本就流淌着恶人的基因吧。原为邻国三皇子的雷狮也脱离了皇室,变成了作恶多端的海盗头子。


  两人原本相安无事,甚至还有过几次合作。关系也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直到金的出现。


  有些东西破碎了,悄无声息的化开变为了毒药。


【Ⅶ】

  “喂,凯莉跟我走。”雷狮开门见山,平静的语气中写满不容抗拒。


  “那还真是抱歉,我现在没空。”凯莉唇角弯出优雅的弧度,“我需要给我家的宠物准备晚餐了。”


  “那晚餐就加上我吧。”海盗头子居然没有强求,反倒坐了下来,“你请客。”


  凯莉很是无奈,这家伙是故意装作听不懂自己的逐客令吗?


  真是无赖。


  “我这可没有能配得上三皇子或是海盗头子的那种高贵菜品。”凯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麻烦。


  雷狮支着脑袋,抛出了一个袋子,依稀能够听到钱币想过碰撞叮当作响的声音,他笑得狂妄:“那总该有能让未来丈夫吃的饭菜吧。”


  “坐吧。”凯莉自然而然的收起了钱袋子,装作没有听到刚才那句话的模样,转身钻进了厨房。毕竟没人会觉得钱太多,即使那看上去像是一个傻子给的。


  况且雷狮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给出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不会因此而得到什么。


  他只是在找一个机会罢了,可惜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所谓的“机会”。


【Ⅷ】

  自从海盗头子踏入木屋的那一刻起,金就像受了惊的小动物一样,防御模式全开。他跟在凯莉身边,像是在警惕着入侵者要寻求庇护又像是要守护凯莉一样。


  直到凯莉走进了厨房,进去之前还揉了揉他的头发,让他去餐桌旁坐好。他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凯莉身边。


  他默默观察着雷狮,发现那个人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凯莉身上。


  被无视了呢。


  金觉得很不开心,非常非常不开心。


  凯莉不在的空间沉默使气氛变得凝重而尴尬。


  这是很不礼貌的,姐姐曾经教过他。


  必须要说点什么。


  这样想着的金开了口:“你喜欢凯莉吗?”沉默被打破了,可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话题,然而两人之间除了凯莉再无交集了,也就只能这样了。


  “喜欢?算不上吧……”雷狮的笑容中有着几分轻狂几分意味深长,“不过美好的东西总是要据为己有才是最好的,不是吗?”


  金不是很懂,但是他觉得莫名的愤怒。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为什么想要据为己有呢?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为什么还要来打扰凯莉呢?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为什么会要夺走别人心爱的东西呢?


  金不明白。


  金甚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因什么而愤怒。


【Ⅸ】

  “你只是在嫉妒而已,my fool。”我笑的很开心,“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那个魔女的占有欲。你不想被当成宠物对待,你还不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所以你嫉妒,嫉妒那些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仅此而已。”


  还是像以前一样天真又愚蠢啊,my fool。


  不过爱上那个魔女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虽说我也明白为什么你会喜欢她。


  毕竟我即是你……


  如果你得不到的话,我会抢走她的。


  所以快点放下你那幼稚如孩童般的想法吧,my fool。


  喜欢的东西就是要靠自己亲手得到。


  否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抢走。


  这个世界从来如此。


【Ⅹ】

  雷狮是想过要带走凯莉的,可惜魔女的意志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魔女热衷于玩弄人心,但并不热衷于被人玩弄。尤其是成为残暴的海盗头子的俘虏。


  只是想象就很糟糕了。


  因此发生战斗就是理所当然而又无可避免的。


  结局当然是两败俱伤……


  才怪。


  真正的聪明人是不会白费力气让别人渔翁得利的。


  不过雷狮没那么容易放弃,凯莉也不会那么容易妥协。


  这将会成为一场持久战……


  如果没有金的话。


  是的,金结束了这场看不见硝烟而又火药味十足的战争。


  至于究竟是使用了什么手段没有人想要去回忆。而本人也表现的没有关于此事的任何记忆。


  总之没有任何人死亡和平友好的解决了此事真是可喜可贺啊。


  可喜可贺……


【Ⅺ】

  可是凯莉一点都不开心——毕竟房子被黑色的箭头填充满了,物什也损坏的差不多了。如果她没有魔法,今天大概就要睡在荒郊野地里了。


  不过就算是使用魔法也是很耗费体力的啊!


  魔女小姐十分不爽。


  所以金今天睡在外面。


  魔力消耗过度的疲倦感像是撒落的羽毛铺天盖地的罩了下来,凯莉很快就被拖入了梦境之中。


  但当她清醒的时候只觉得头痛——为什么被关在门外的家伙会睡在自己的床上?


  任性的魔女小姐毫不犹豫的将入侵者一脚踢了下去。


  更可气的是被踢下去的家伙还一脸的茫然无辜。伪装的像是一个受害者,一会儿揉着眼睛委屈的问着“为什么要踢我啊”;一会儿又开始大喊大叫“凯莉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手足无措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虽然凯莉现在依然很气,可还是忍不住这样想着。


  不过太吵了。


  于是凯莉抬手又揉了揉金的脑袋,笑得纯良且无害:“金你冷静一点,先看清楚这是谁的房间,好吗?”


  轻柔的声音安抚了金害羞又不安的情绪,他冷静了下来。


  然后等他看清楚自己究竟在哪的时候,便瞬间将自己蜷成了一个团子,遮不住的耳尖通红的仿佛正在发烫一样。


  嘴里还念念有词口齿不清的嘟囔着什么。


  魔女小姐的愉快的笑声漂浮在清晨微凉的空气中。


  真是美好又愉快的一天的开始啊。


  凯莉忍不住感慨到。


【Ⅻ】

  唉,my fool总是这么幼稚到愚蠢,蠢到令人发笑。


  他居然在吃着早餐的时候对那个魔女一字一句很认真的许诺到:“凯莉……我会对你负责的!”


  那个坏心眼的魔女明明已经笑得手中的叉子都在颤抖,却还装作一脸正经严肃的模样的刁难着my fool:“那你打算怎么负责呢?”


  不得不说my fool为难的样子真的很有趣,不过我却有些不爽:如果是我的话,才不会被这个魔女这样戏耍捉弄。


  不过之后的发展却是谁都始料未及的。


  他纠结犹豫苦恼良久,“凯莉,请你嫁给我!”my fool红着脸喊出了这句话。


  然后,我成功的看到了魔女平静的面具崩坏,低着头开始吃着银制盘子里的食物,强装镇定的回了一句:“你在说什么蠢话啊,快点吃完早餐来帮忙收拾家务啊……”


  失态了呢,魔女小姐。


  你发红的耳根已经出卖了你。


  的确是很美好的一天啊。


  不得不说这次干得漂亮,my fool。


【Αναμνήσεις】

  金是见过凯莉的,在这个王国还拥有属于它的公主的时候,也是公主最受宠爱的的时候。


  那是一场夜宴,举国同庆。作为王国唯一女爵的弟弟,金自然也收到了邀请。


  于是姐姐带着年幼的他一同赴宴。也就是那天,金见到了王国的小公主——凯莉。


  金记得公主笑起来很好看,清澈的眸子里盈满了细碎的笑意,像是盛满了星河撒落的璀璨光辉。


  她抬着头,黑发垂在颊边,端庄的提着自己做工精良的纯白礼裙,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骄傲,精致的仿佛一场梦境。


  像是烟火总在最美的时刻绽放,转瞬又消逝……


  宴会后不久,公主便消失了。就像一场温柔易碎的梦境,恍惚之间被风吹散了,一切都了无痕迹。


  然后梦碎了,人醒了……


  没人知道公主去了哪里,就像无人知晓此刻风会在何处落脚。


【Αυτή τη στιγμή】

  金是见过凯莉的,在永夜森林得到属于自己的魔女之时,也是魔女最落魄的时候。


  金唯一的姐姐、王国唯一的女爵秋失踪,国内新王登基朝政混乱。他为了寻找姐姐,逃入了永夜森林躲避纷争。


  他见证了公主跌入尘埃的时刻。追兵全部成为了尸体,她自己也已是伤痕累累,精致的脸庞和华贵的衣裙沾满了尘土和血污。曾经美丽柔顺的黑发凌乱的打着结,散在身旁。丝丝缕缕纠纠缠缠,连同金的心神也一道搅了进去,编织成了命运。


  他帮凯莉处理了伤口,便离开了。又在某一天敲开了命中注定的那扇门。


  一切时间都刚好。


  金救了凯莉,凯莉收留了金。


  凯莉不记得这段往事,因为金在她醒来之前就离开了。凯莉也没兴趣为一个不知名的人浪费魔力,所以她一直不知道。


  有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


  其实这样也蛮好的。


  好到她敢抛下自己,藏了起来。


  真的很好。


  很好……


【Μέλλον】

  魔女凯莉一如既往的在永夜森林度过了已经一百零一个春秋了,这也是她成为魔女的第一百零一年。


  这还真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呢……


  这样想着的凯莉小姐原本打算去附近的村庄做些“罪大恶极”的恶作剧以示庆祝。不料却被一个软乎乎的团子绊住了去路。


  “请问你是魔女小姐吗?”此刻,正抱着她大腿的团子仰起已粘上了尘土的小脸,冰蓝色的虹膜中是满到快要溢出来的希冀。


  然而,目前凯莉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脏死了。


  她揪起那个金发的团子,拎着他的衣领直接丢进了浴室:“等你先把自己收拾干净我再回答你!”


  然后凯莉关上了门,顺便给自己施了一个除尘咒术,就离开了属于自己的那座小屋,摩拳擦掌的打算开始实施自己的庆祝计划。


  可是凯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附近的村落全都——消失了。


  像是被什么摧枯拉朽的力量肆虐过一般,甚至无法想象出这些村子的原本模样。只剩下一些断壁残垣依稀能看出有什么东西曾经存在过。


  真是令人作呕的暴力分子啊……凯莉的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讥讽。


  “嘛,还真是无趣呐……不如回家好了……”魔女小姐一边嘟囔着,一边坐上她的星月刃慢慢悠悠的晃回了家。


  接着,她收获了迄今为止在她作为魔女的生涯中最大的惊吓——一个傻乎乎的团子正坐在浴室里身上还裹着自己的浴巾。


  不仅如此,团子的头发还湿答答的正滴着水——而滴下的那些水一滴不剩的全都跌进了凯莉精心准备的盛有浴盐的罐子里。


  很好。


  既然已经洗干净了,那就直接下锅好了。


  凯莉小姐暗自想道。


  不等她将脑中想法化作现实,团子已经看到了她,故技重施再度抱住了凯莉小姐。


  “你就是魔女小姐吧!”他的语气中满是兴奋,像是寻到了举世无双的珍宝,表情中满是欢欣。


  “是。”凯莉很生气,但这不妨碍她摆出天使一般的微笑回答这个团子的问题。


  “太好啦!终于找到你啦!”团子欢呼了起来,然后环住了凯莉的脖子,“哥哥找了你好久你为什么不见他?”


  “哥哥?”那是谁?凯莉很迷茫。


  “是我啊。”熟悉的声音在熟悉的场景中响起,恍如隔世。


  “终于找到你啦,凯莉!”青年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灿烂,不过原本夺目的金发却渐渐被银丝侵蚀,清澈的蓝眸也有一只变为裹挟着浓重黑暗的猩红。


  “好久不见啊……”凯莉笑了,笑容中有着几分怀念。


  “金。”


评论

热度(19)